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

第一百零六章 死伤惨重

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暮君卿 8617 2022-09-22 05:36

  就在兰姬胡思乱想之际,世无争却已经将她抱回了自己的寝殿飘渺殿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他这是何意?

  “来人,去把魔医请来!”

  世无争将兰姬安置在了自己的床上,转脸对着外边的人吩咐,语气里带有一种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急切。

  “是!”守在黑夜里的侍卫听闻吩咐,立刻就飞了出去。

  “尊上,其实不必如此的!”

  蓝溪有些受宠若惊,但她也明白自己的身份,只是世无争的下属而已。

  “乖乖待着,伤好之前,哪也不出去!”

  世无争也觉察到了自己的异样,银色的瞳孔里泛着别样的光芒,但就是不敢朝兰姬这边看。

  待到魔医匆忙走进寝殿,世无争起身要走,兰姬却不知为何拉住了世无争的手。

  这个动作让两人,皆是一愣!银色的瞳孔对上秋水般的眼眸,却两两相顾无言。

  就在这时,魔医开口打破了沉寂!

  “还请尊上移步,臣好替使者把脉!”

  兰姬这才依依不舍放开世无争的手!

  世无争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,草草吩咐了一句“好好替她诊治”便匆忙离开了。

  离开飘渺殿外,发现惊鸣在等候自己。世无争便忽然想到兰姬传讯给惊鸣说自己受伤时,自己竟先一步去救她的情景。

  他不得不问自己,自己这是怎么了呢?

  “尊上,使者无事吧?”惊鸣关切询问。

  “挨了一记玉骨鞭,能好到哪儿去?”到现在,世无争还在为兰姬的冲动隐隐生气。

  惊鸣听出世无争语气中的不悦,连忙转移话题。

  “尊上,兰姬在受伤之前,已经将洛华救出,现在是成果展现的时候了,您要不要去看看?”

  提到这里,世无争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像平常一般的面容。

  “很好!就让本尊看看,从冥川界回来的人体质究竟有多特殊!”

  脑海里忽然闪现了一下洛桑在看到这一切之后的样子,不知为何,竟然萌生出来一丝不忍。

  但很快,这股情绪便被自己压了下去!

  “黎已经在玉清天待命,随时给尊上汇报!”惊鸣补充说。

  “嗯!”

  此刻玉清天,原本风平浪静。然躲在暗处的黎却知晓,这里马上便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

  果不其然,洛华的速度来的很快!

  而里面的所思和央若正在驭魔殿里讨论着什么,浑然不知外围情状。

  洛华悬浮在小玉清府大门上空,这一身嫁衣还是和当时浣颜准备嫁给艮卯的时候那样艳丽,只是不断外泄的魔力掩盖其华贵的气质。

  她操控着浣颜的身体,蓝色眼眸里泛着森冷,那是一种渴望吞噬一切的眼神!

  “我要她死,我要她死,我要她死……”

  洛华反复念叨着这一句话,说话间,门口的两名弟子已经命丧当场。

  府内其他弟子察觉异样,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前往前厅,但都被洛华一招致命。

  其他师兄弟见到不对劲,立马差人去找所思他们!

  可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一只手已经从后背贯穿到他的前胸,都没来得及害怕,便结束了自己的性命。

  “要她死,我要她死!”

  洛华木然地念叨着这句话,狠辣地朝着洛桑所在的傲兰居走去,但她不知晓的是,洛桑此刻并不在傲兰居。

  门口已经倒下了十几个师兄弟的尸体,所思等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除了震惊,便是滔天的愤怒。

  “她去的方向是……”央若问道。

  “傲兰居!”所思缓慢地吐出这三个字。显然,他已经知晓了洛华的目的。

  洛华来到傲兰居,发现屋内并没有洛桑的气息,便打算去其他地方寻找,却在回头那一刻被一柄金锏拦住了去路。

  “来都来了,便把命留下吧!”

  说罢,所思便挥动金锏狠狠地朝洛华头顶劈了下去。

  洛华敏捷闪过,目光呆滞地看着所思,准备一招将他杀掉。

  却在发动攻击时被央若的地坤枪挡住了去路。

  “所思师兄,你冷静点,她好像不太对劲!”

  “我管她做甚,她杀我师弟,今日我便要让她身死魂消,万劫不复!”

  想起那些师兄弟们死不瞑目的惨状,所思一改往日冷静持重的模样,冷峻的面庞之下杀气尽显!

  原本想着洛华修为不过上仙品级,而所思的修为已经接近上神品级,想要杀她易如反掌。

  可事实是,他们错了!

  几遍洛华已经被所思打的遍体鳞伤,却依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。不仅没有灰飞烟灭,反而一次比一次强悍。

  “师兄,她的血有剧毒,血气会传染,驭魔殿有好些师兄弟们都被毒死了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听到他二师弟所念的话,他慌忙地停下攻击的步伐,央若见所思愣住,一把将他带离了洛华的攻击范围。

  “我们现在不能杀她,她伤的越重,整个小玉清府的师兄弟都会有性命之忧!而且我观她神智,像是被人控制了!”

  所思这才从愤怒中冷静下来,她方才嘴里一直念叨着“要杀了她”,莫非是有人蓄意操控?

  “所念,召集剩余弟子前往暖阁,还有,传信给神座……”

  “可是她的血气会传染,就算族长过来了,怕是也只能在外围施救!”央若分析道。

  “你不是会净灵术嘛?试试看有没有效果?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央若一怔。

  “夜凰?你怎么在这里?”待众人反应过来时,夜凰手里握着玉箫,一袭暗红长衫款款落地。

  他先施法限制住了洛华,在她周围祭起了结界,防止了血气外溢。

  “当然是到处赎罪啊!”夜凰意味深长地走到央若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,央若被弄的不明所以。

  “你再不动手,恐怕过不了多久,你们这小玉清府就得挪岀玉清天了!”

  夜凰提醒所思,他的时间不多!

  所思见状也不作他想,当即施展净灵术,看看能否净化她血液里的毒气。

  果然,此术法一经施展,中毒略轻的师兄弟立马便没事了,但中毒已深的,却迟迟不见醒来。

  而闻此血气的央若等人,头也有微微地发晕。

  “试着封住灵脉!”夜凰提醒,众人立马照做。果然,灵脉一封,血气便无法识别神身,也进不到他们体内。

  可是,封住灵脉就万事大吉了吗?并没有!

  门外的黎见洛华被限制了动作,当即使用魔族秘法对洛华进行了控制。洛华再一次陷入了狂躁,破开了夜凰的结界,转头就朝着他们攻去!

  “杀了洛桑,杀了洛桑!”

  洛华心底里的执念越发强悍,想要唤醒已然是不可能,可偏偏杀又杀不死。

  “只要执念尚存,便是不死之身!背后之人好歹毒的心肠!”

  央若意识到,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地杀人报复了,而是她身上能够化执念为武器的秘密。

  “我开始有点直到小凤凰为什么选你做长老了!”姬胡思乱想之际,世无争却已经将她抱回了自己的寝殿飘渺殿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他这是何意?

  “来人,去把魔医请来!”

  世无争将兰姬安置在了自己的床上,转脸对着外边的人吩咐,语气里带有一种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急切。

  “是!”守在黑夜里的侍卫听闻吩咐,立刻就飞了出去。

  “尊上,其实不必如此的!”

  蓝溪有些受宠若惊,但她也明白自己的身份,只是世无争的下属而已。

  “乖乖待着,伤好之前,哪也不出去!”

  世无争也觉察到了自己的异样,银色的瞳孔里泛着别样的光芒,但就是不敢朝兰姬这边看。

  待到魔医匆忙走进寝殿,世无争起身要走,兰姬却不知为何拉住了世无争的手。

  这个动作让两人,皆是一愣!银色的瞳孔对上秋水般的眼眸,却两两相顾无言。

  就在这时,魔医开口打破了沉寂!

  “还请尊上移步,臣好替使者把脉!”

  兰姬这才依依不舍放开世无争的手!

  世无争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,草草吩咐了一句“好好替她诊治”便匆忙离开了。

  离开飘渺殿外,发现惊鸣在等候自己。世无争便忽然想到兰姬传讯给惊鸣说自己受伤时,自己竟先一步去救她的情景。

  他不得不问自己,自己这是怎么了呢?

  “尊上,使者无事吧?”惊鸣关切询问。

  “挨了一记玉骨鞭,能好到哪儿去?”到现在,世无争还在为兰姬的冲动隐隐生气。

  惊鸣听出世无争语气中的不悦,连忙转移话题。

  “尊上,兰姬在受伤之前,已经将洛华救出,现在是成果展现的时候了,您要不要去看看?”

  提到这里,世无争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像平常一般的面容。

  “很好!就让本尊看看,从冥川界回来的人体质究竟有多特殊!”

  脑海里忽然闪现了一下洛桑在看到这一切之后的样子,不知为何,竟然萌生出来一丝不忍。

  但很快,这股情绪便被自己压了下去!

  “黎已经在玉清天待命,随时给尊上汇报!”惊鸣补充说。

  “嗯!”

  此刻玉清天,原本风平浪静。然躲在暗处的黎却知晓,这里马上便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

  果不其然,洛华的速度来的很快!

  而里面的所思和央若正在驭魔殿里讨论着什么,浑然不知外围情状。

  洛华悬浮在小玉清府大门上空,这一身嫁衣还是和当时浣颜准备嫁给艮卯的时候那样艳丽,只是不断外泄的魔力掩盖其华贵的气质。

  她操控着浣颜的身体,蓝色眼眸里泛着森冷,那是一种渴望吞噬一切的眼神!

  “我要她死,我要她死,我要她死……”

  洛华反复念叨着这一句话,说话间,门口的两名弟子已经命丧当场。

  府内其他弟子察觉异样,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前往前厅,但都被洛华一招致命。

  其他师兄弟见到不对劲,立马差人去找所思他们!

  可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一只手已经从后背贯穿到他的前胸,都没来得及害怕,便结束了自己的性命。

  “要她死,我要她死!”

  洛华木然地念叨着这句话,狠辣地朝着洛桑所在的傲兰居走去,但她不知晓的是,洛桑此刻并不在傲兰居。

  门口已经倒下了十几个师兄弟的尸体,所思等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除了震惊,便是滔天的愤怒。

  “她去的方向是……”央若问道。

  “傲兰居!”所思缓慢地吐出这三个字。显然,他已经知晓了洛华的目的。

  洛华来到傲兰居,发现屋内并没有洛桑的气息,便打算去其他地方寻找,却在回头那一刻被一柄金锏拦住了去路。

  “来都来了,便把命留下吧!”

  说罢,所思便挥动金锏狠狠地朝洛华头顶劈了下去。

  洛华敏捷闪过,目光呆滞地看着所思,准备一招将他杀掉。

  却在发动攻击时被央若的地坤枪挡住了去路。

  “所思师兄,你冷静点,她好像不太对劲!”

  “我管她做甚,她杀我师弟,今日我便要让她身死魂消,万劫不复!”

  想起那些师兄弟们死不瞑目的惨状,所思一改往日冷静持重的模样,冷峻的面庞之下杀气尽显!

  原本想着洛华修为不过上仙品级,而所思的修为已经接近上神品级,想要杀她易如反掌。

  可事实是,他们错了!

  几遍洛华已经被所思打的遍体鳞伤,却依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。不仅没有灰飞烟灭,反而一次比一次强悍。

  “师兄,她的血有剧毒,血气会传染,驭魔殿有好些师兄弟们都被毒死了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听到他二师弟所念的话,他慌忙地停下攻击的步伐,央若见所思愣住,一把将他带离了洛华的攻击范围。

  “我们现在不能杀她,她伤的越重,整个小玉清府的师兄弟都会有性命之忧!而且我观她神智,像是被人控制了!”

  所思这才从愤怒中冷静下来,她方才嘴里一直念叨着“要杀了她”,莫非是有人蓄意操控?

  “所念,召集剩余弟子前往暖阁,还有,传信给神座……”

  “可是她的血气会传染,就算族长过来了,怕是也只能在外围施救!”央若分析道。

  “你不是会净灵术嘛?试试看有没有效果?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央若一怔。

  “夜凰?你怎么在这里?”待众人反应过来时,夜凰手里握着玉箫,一袭暗红长衫款款落地。

  他先施法限制住了洛华,在她周围祭起了结界,防止了血气外溢。

  “当然是到处赎罪啊!”夜凰意味深长地走到央若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,央若被弄的不明所以。

  “你再不动手,恐怕过不了多久,你们这小玉清府就得挪岀玉清天了!”

  夜凰提醒所思,他的时间不多!

  所思见状也不作他想,当即施展净灵术,看看能否净化她血液里的毒气。

  果然,此术法一经施展,中毒略轻的师兄弟立马便没事了,但中毒已深的,却迟迟不见醒来。

  而闻此血气的央若等人,头也有微微地发晕。

  “试着封住灵脉!”夜凰提醒,众人立马照做。果然,灵脉一封,血气便无法识别神身,也进不到他们体内。

  可是,封住灵脉就万事大吉了吗?并没有!

  门外的黎见洛华被限制了动作,当即使用魔族秘法对洛华进行了控制。洛华再一次陷入了狂躁,破开了夜凰的结界,转头就朝着他们攻去!

  “杀了洛桑,杀了洛桑!”

  洛华心底里的执念越发强悍,想要唤醒已然是不可能,可偏偏杀又杀不死。

  “只要执念尚存,便是不死之身!背后之人好歹毒的心肠!”

  央若意识到,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地杀人报复了,而是她身上能够化执念为武器的秘密。

  “我开始有点明白小凤凰为什么选你做长老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