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娘子万安

番外 一笑

娘子万安 云霓 4928 2022-11-24 17:42

  晟昌十四年五月。

  太原府崔家的院子里,崔祯慢慢睁开眼睛。

  “侯爷您总算醒了。”床边看护的婆子声音中带着几分哽咽。

  崔祯想要起身,却仍旧觉得身体有些虚空。

  婆子忙上前将引枕拿来放在崔祯身后。

  病来如山倒,崔祯怎么也没想到他不过在院子里躺椅上睡了一觉,就因此染上了风寒,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。

  崔祯声音略显得有些沙哑:“大同有信送过来吗?”

  “有,”婆子道,“您还是歇一歇再看。”

  婆子说着话,崔祯看到王菁进门,开口吩咐:“将信函都拿来。”

  侯爷的性子王菁很清楚,任谁也不能逆着来。

  五封信函摆在崔祯面前,崔祯不禁皱起眉头:“就这些?”往常他离开大同总会有许多公文送过来。

  王菁道:“就这些。”最近北疆平静,而且有大爷在那边带兵,许多小事已然做好了,用不着请示侯爷。

  崔祯将信函逐一打开,内容大多都是报平安,送来的时候应该就与王菁说过了,所以王菁也就没有着急查看。

  王菁道:“大爷在卫所与鞑靼交手三次,鞑靼很快就铩羽而归,我方将士没有人阵亡。”

  崔祯心中夸赞崔襄几句,不过这话他不会说出口。

  “侯爷安心养病,”王菁道,“北疆有大爷在,不会出乱子。”

  崔祯淡淡地道:“他是翅膀硬了。”他这次居然是被崔襄从大同撵回来的,那小儿手中握着朝廷文书,接管了卫所的事务,他仔细问了才知道,崔襄去宫中求了恩典,让他回太原府休养身子。

  他征战多年,没想到最终让他卸甲的是他的儿子。

  王菁本不想说话,不过思量片刻还是道:“大爷二十一岁了,您十八九岁的时候也已经建功立业,还要带着我们打出一片天地,那时候您对大同卫所指挥使也是诸多嫌弃,我觉得大爷现在有您那时候的风范。”

  这话说的,崔祯目光威严地扫向王菁,就是逼着他承认自己老了。他身边这些家将都向着那小儿,怪不得他与那小儿比试骑术时会输,说不得是他们故意动了手脚。

  崔祯是绝不会承认自己正值壮年却输给一个小儿。

  “我是怕他年轻好胜,”崔祯道,“戍边将领还要沉得住气。”

  王菁道:“这次鞑靼扰边也是多次试探,大爷没有上当,而是找到时机给鞑靼一击,由此可见大爷胸中有丘壑。”

  这个王菁不知何时也被崔襄收买了,崔祯摇摇手让王菁退出去。

  屋子里没有了旁人,崔祯再次将目光落在那些信函上,好像大同真的不需要他了,这样一松懈,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。

  十天后,崔祯彻底痊愈,他也收到了京中送来的文书,让他康复之后动身前去苏州。

  崔祯虽不知朝廷的意图,但当今圣上不是卸磨杀驴之人,他心中也就没什么不好的思量。

  “明日准备准备就动身吧。”崔祯吩咐王菁,有些事做也好。

  崔祯只带了两个亲卫,一个小厮,一个管事,一行人一路向东南而去,走走停停大约半个月的功夫才到苏州府。

  “就是这里了。”王菁拿出信函,看向胡同中的小院子,这处院子就是信函所指的地方。

  王菁道:“侯爷稍等,我先去叫门……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崔祯打断了王菁的话,他瞧见了走过来的魏九。

  魏九在这里,他们就没有找错地方。

  初九伸手将门打开,崔祯抬脚走了进去。

  管事妈妈上前来引路:“侯爷去后院吧,老爷和夫人在后院等着您呢。”

  崔祯仔细思量,按理说圣上和皇后现在应该在陪都才对,可是其他人岂能用魏九前来护卫?

  魏九不仅掌管整个龙禁尉,而且他还是圣上最信任的人。

  崔祯刚思量到这里,就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他不禁一怔。

  她穿着淡青色的罗裙,头戴玉簪,眼眸如泉水般清澈,嘴唇微抿漾着一抹笑意,俏生生地立在那里看着他。

  那是……珠珠,他有一年多没见过珠珠了,珠珠看起来气色很好,仿佛与刚出阁那几年没什么两样,相比之下,他老了许多。

  崔祯回过神就要行礼,目光也适时地从珠珠脸上挪开。

  “大哥,”顾明珠阻止了崔祯,“这里远离京城,没那些规矩。”

  崔祯将要弯下的腰停在了那里。

  顾明珠道:“走吧,我们去后院花厅里说话。”

  花厅中摆好了宴席,崔祯刚要询问圣上的情形,就听得脚步声传来,他抬起头,只见圣上穿着一身宝蓝色长袍,端着一盘糕点走过来。

  崔祯见到珠珠之后心中也算有些准备,猜测圣上可能会在这里,但是亲眼见到这样的情形仍旧免不了惊讶。

  魏元谌将红豆糕放在桌子上,伸手就要放下挽起的袖子,顾明珠走上前熟练地帮他整理衣衫。

  魏元谌看着崔祯:“大哥来了,请坐吧!”

  虽然魏元谌没有以皇帝的身份压制崔祯,举手投足之间却依旧流露出一股威慑,换做旁人只怕不敢就此坐下。

  崔祯躬身行了个礼,这才坐在魏元谌旁边。

  顾明珠也跟着坐下来:“听说大哥从大同回来就病倒了。”

  崔祯道:“只是风寒。”

  顾明珠关切地道:“大哥要保重身子,后面的日子还长着。”

  顾明珠拿起酒壶要倒酒,却被魏元谌接了过去。

  魏元谌亲手将面前的酒杯斟满,端起其中一杯递给了崔祯:“就像珠珠说的那样,大哥要为长远做打算。”

  崔祯双手将酒杯接过。

  魏元谌端起另一杯酒,崔祯也将手里的酒杯迎上去。

  清脆的一声响动,两只酒杯轻轻碰撞,杯中酒轻轻荡起了波澜,就如同崔祯此时的心湖。

  四目相对,魏元谌眼眸中再也没有一丝怒气,直到此刻崔祯才明白这杯酒的份量,关于周如珺的种种,圣上全都释然了。

  崔祯愕然,他还以为永远不会有这一日,一杯酒下肚,微有些辣,却也带着一股难言的温暖。

  温和的风吹到崔祯脸上,仿佛将崔祯心头多年的阴霾缓缓地吹散。

  谢谢。

  常胜将军的眼睛有些发红。

  ……

  看着花厅里的情形,宝瞳脸上也浮起笑容,圣上对小姐是真的好,不比不知道,一比……

  宝瞳乜了初九一眼,却诧异的发现初九手中有一朵芙蓉花。

  宝瞳惊讶的功夫,初九将芙蓉花插在宝瞳发髻上:“夫人真好看。”

  宝瞳心中一荡,好吧,过了这么多年初九总算是开了窍。

  “怎么会想到摘花给我?”

  夫人相问自然要仔仔细细地回答,初九道:“夫人没瞧见,外面有人在耍猴,那公猴摘了一朵芙蓉花给母猴……”

  旁边的敦哥儿看了一眼父亲,又将目光落在脸色难看的母亲脸上,然后伸手捂住了三皇子赵宥的眼睛。

  “啪”地一声响起。

  三岁的赵宥眨了眨眼睛:“敦哥哥,什么声音?”

  “厨房里烧翠竹。”

  “为何烧翠竹?”

  “这样日子才红红火火哩。”

  ……

  嘉兴城外的一处水塘旁,顾崇义向周围看看确定淳哥儿和慕哥儿没有跟上来,甩掉这两个孩子简直太不容易了。

  顾崇义哼起了小曲儿,开始钓鱼,偷来的一刻宁静,他得好好享受享受。

  过了一会儿,鱼竿开始晃动起来,顾崇义心中大喜,慢慢地扯动着鱼竿,不料水中的东西力道极大,让顾崇义这个垂钓老手也不禁出了汗,费了好大的力气,终于将水中的东西引到了面前。

  国丈低下头向水塘中看去,想要看清楚到底钓上来了什么,就在他聚精会神时,水里终于有了动静,一个庞然大物浮上了水面。

  “噗”一口水喷出来,全都淋在国丈的脸上。

  国丈吓了一跳,瞪圆了眼睛,眼前的物什儿让他后退几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  “大哥,别来无恙啊!”

  “魏老二……”国丈尖厉的声音响彻云霄。

  (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